您当前位置是: 新闻中心

为什么投资者要关注自然资本成本?

2016-03-24  来源:Trucost 作者:黄超妮  

....

许多关于世界环境健康的指标都持续地处于警戒状态。诸如气候变化、水资源匮乏、大气污染、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退化等趋势都在不断地威胁着我们有限的资源储量以及经济体提供可持续增长和共同繁荣的能力。

 

自然资本可定义为地球上存在有限的物理和生物资源,包括水资源、土地、空气和栖息地 (生态系统与生物多样性经济学工商业联盟, 2015),其组成部份为人类从生态系统获得的一系列福祉,例如食物和淡水供应、气候调节、防洪功能、文化服务如娱乐及配套服务等等。虽然这些生态系统服务正支撑经济增长,但其价值常被市场低估甚至忽视。忽视这些价值的结果是对自然资源的过度开发导致生态系统的耗竭,使这些生态系统服务供应量降低,而生态系统耗竭形成的环境影响则多由受影响的团体承担相关成本。

 

如果我们要创造一个真正的可持续增长的全球经济,那必须转变现有的经济模式,使得商业成为对策的一部分,而非问题的一部分。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开始将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因素纳入决策考虑范围。这些自然资源保证生产能够顺利进行,却很少出现在企业的资产负债表中。

 

破坏自然资本和人力资本的环境恶化过程损害了经济的生产力。一个衡量商业活动对于环境的破坏程度的方式是对自然资源的使用、浪费和污染进行定价。生产过程中造成的损坏成本往往没有被使用它们的企业全额买单,因此称之为自然资本成本外部性成本。负责任投资原则(UN PRI)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金融行动机构(UNEP FI ) 委托Trucost公司计算现在和未来环境恶化的估测货币价值,并为大型机构投资者,也就是普世所有者应对具有重大财务关联的外部性提供基础。

 

研究表明

商业活动对于环境产品和服务的使用造成的环境破坏带来了巨大的成本,而且这些成本是独立于财务账户之外的。在没有充分的环境外部性信息的情况下,市场不能准确地反映商业活动对于生态系统服务例如稳定的气候和淡水资源利用等的依赖性。

 

环境成本正变得越来越具有财务重要性。2008年,人类活动造成的全球环境成本高达6.6万亿美元,相当于生产总值的11%。按此速度发展,预计2050年全球环境成本将达到28.6万亿美元,相当于生产总值的18%

 

减少温室气体(GHG)排放、水资源使用以及大气污染将显著降低环境成本。温室气体(GHG)排放和由此产生的气候变化所占环境成本的比例巨大并持续升高,其占外部性的比例从2008年的69% (4.5万亿美元)增长到2050年的73%。温室气体和气候变化不断上涨的环境成本将相应地带动外部性成本在2050年增长到21万亿美元。水资源提取和大气污染是其它造成环境成本的主要原因。

 

每年中型和大型上市公司导致了全球超1/ 3 (35%)的环境外部性。2008年,最大的3,000家上市公司造成的全球环境成本超过2.15万亿,大约相当于它们共同盈利总额的7%。其它全球经济的参与者,例如中小型和私营企业、政府以及其它组织个人是其余4.45万亿美元环境成本的源头。

 

最大的3,000家上市公司造成的环境外部性中有60%来自五个行业:电力、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工业金属与采矿和建材行业的温室气体排放将在最大程度上降低碳成本。减少食品和电力行业用水也将显著地降低环境成本。

 

大部分大型、多元化的股权投资基金投资了许多具有重大环境影响、破坏环境支撑经济发展能力的公司。对于一个假设根据明晟全球指数 (MSCI All Country World Index)加权的股权投资组合,外部性占据指数成分股加权计税息折旧及摊销(EBITDA)前合并利润的一半以上。

 

企业造成的外部性成本会降低投资者收益。环境成本会通过降低投资组合未来持有的现金流量和股息的方式来影响投资组合的价值。对于一个多元化的投资者来说,环境成本是无法避免的。因为这些成本会以保险费、税金、虚设的投入价格以及与灾害相关的物质成本的形式出现。一个公司的外部性会破坏其它投资组合公司的盈利能力,同时对其它投资产生不利影响,最终降低整体市场回报。

 

事后应对环境破坏的成本通常高于事前防止污染和可持续使用资源的成本。降低外部性关乎诸如拥有各行各业上市公司、产权和其它非上市资产类别股份的大型机构投资者等普世所有者的利益。普世所有者通过管理投资的环境影响来避免产生外部性和保护长期收益关乎基金受益人的利益。

 

对投资者的建议

投资者可以行使所有者权利,并促使对维持经济和长期投资回报所需要的自然资源的保护。普世所有者和其它投资者可以采取一系列措施来帮助减轻外部性:

 

评估被投资的公司对自然资源的影响和依赖程度。

 

通过PRI、绿金委等平台加入到其他投资者中,与其他企业通力合作来解决关键问题。

 

单独或集体与政策制定者和监管者沟通,以推动内部化成木和明确监管框架的政策制定。

 

要求投资经理定期监测和报告关于如何应对基金因环境成本的风险敞口,以及如何与投资组合中的公司和监管者之间进行沟通。

 

鼓励评级机构、卖方分析师和基金经理将环境成本纳入到他们的分析当中。

 

支持进一步的研究来进行能力建设并提高对于企业外部性、生态系统产品和服务、企业财务风险和投资组合回报之间关系的理解。

 

研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