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是: 新闻中心 > 绿金新闻

商业银行如何耕好绿色金改“试验田”

2017-08-08  来源:金融时报  

....

专家表示,无论是绿色信贷还是绿色债券,都只是支持绿色发展的方式之一,而除了融资以外,还有全方位的配套服务需要银行去探索。未来,银行如何提高对整个绿色经济产业链的支持和服务力度,根据上下游产业链需求,提供综合化金融产品,值得期待。

“下半年,绿色金融领域的看点主要有两个,一是我国统一碳市场的建立;二是各个绿色金融改革试验区可能会创新性地提出一些推动绿色金融发展的新举措、新方法。”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鼓励发展绿色金融”。在我国已进入经济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变的关键时期,绿色产业的发展和传统产业绿色改造对金融的需求日益强劲,这使得绿色金融成为我国金融机构,特别是银行业发展的新趋势。

那么,目前各个绿色金改试验区推动绿色金融发展动向如何?下半年有哪些值得关注的亮点?银行业在其中又将发挥怎样的作用?如何避免出现业内普遍担心的“地区竞赛”?

试验区摩拳擦掌“点绿成金”

自6月中旬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浙江、江西、广东、贵州、新疆5省(区)选择部分地方建设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以来,在近两个月的时间内,各试验区积极响应,具体实施方案或细则也陆续公布。

作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重要思想诞生地的浙江湖州,自成为创新试验区地市之一后,绿色发展就成为了其发展的“主色调”。日前,湖州市在召开动员大会部署推进试验区建设工作时提出,力争至2017年底,全市银行机构绿色贷款余额达到580亿元,绿色金融事业部或专营分支行两家以上;力争至2021年,新增绿色金融总部法人机构1家以上,培育10家以上绿色专营机构,全市银行机构绿色信贷余额占比达到25%以上。

此外,记者了解到,湖州已制定出台《湖州市绿色金融统计制度》,成功编制全国首套绿色金融统计指标体系,涵盖了信贷、保险、证券、金融新业态、金融机构绿色运营等多个维度指标。未来还将争取把绿色信贷业绩评价纳入金融机构宏观审慎评估系统。

而广东则将于下半年重点在拓宽绿色产业融资渠道上先行先试,推动债务直接融资和信贷资产证券化。积极争取在银行间市场发行更多绿色金融债募集资金,通过信贷资产证券化等方式盘活存量资金,拓宽绿色产业、项目的直接融资渠道。贵安新区则提出了《贵安新区建设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任务清单》,记者从清单上看到,主要有建立多层次绿色金融组织机构体系、加强绿色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创新等12大项、57小项任务。

值得关注的是,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下半年绿色债券可能会在各试验区迎来大发展。“目前来看,由于金融监管趋严,银行资金成本上升,仅仅利用银行现有短期资金来支持绿色经济发展,显然并不能满足需要。因此,绿色债券的发展将是下半年的一个亮点,相比绿色信贷而言,绿色债券期限更长、成本更低,作为一个特殊的融资方式,能够更好地为绿色产业的发展提供资金支持。”

银行业攻坚克难致力创新

“银行在支持绿色经济发展方面,还是要强调创新。”曾刚对记者说,“目前来看,一些银行仍将绿色金融简单地理解为绿色信贷,以为多放几笔绿色贷款就完成了支持绿色经济发展的任务了。实际上,这不是全部,甚至不是主要方面,未来支持我国绿色经济发展的主要方面在于绿色金融产品的广度,这在创新方面对银行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事实上,一些“嗅觉”灵敏的银行,已经开始走在了绿色产品和模式的创新之路上。针对日益多元化的绿色金融服务诉求,地处湖州的各家银行机构纷纷推出自己的创新产品:兴业银行湖州分行在全国首推“环保卡”;农业银行湖州分行实施惠农工程,率先推出惠农网贷;湖州银行推出了“五水共治贷”“园区贷”;吴兴农商银行推出了“光伏贷”;长兴农商银行推出了“农民乐”土地经营权承包按揭贷款等。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随着绿色金融成为各家银行业务的主要发展方向,越来越多的银行开始在机构设置层面进行了一些积极的探索。“一个好的范例是,兴业银行在总行一级部门当中专门设立环境金融部。”曾刚预计,未来会有更多银行在其绿色金融实践的基础之上,进一步作出组织架构方面的优化,以事业部或专营部门的方式,更好地促进绿色金融业务的发展。“这也是下半年值得期待的一个看点。”曾刚说。

实际上,绿色债券的大发展已经初露端倪。近日,由兴业银行主承销的江苏省首单在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的绿色私募债券——南通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总公司非公开定向绿色债务融资工具成功发行。据兴业银行南京分行绿色金融部总经理夏一飞介绍,本次绿色债券为非公开定向发行且资金用于绿色项目,有利于吸引特定的绿色投资者,且融资价格与传统贷款相比具备一定优势,能够促进企业化解融资困局,为绿色发展提供更大空间。

曾刚表示,无论是绿色信贷还是绿色债券,都只是支持绿色发展的方式之一,而除了融资以外,还有全方位的配套服务需要银行去探索。例如支付结算方面的、上下游产业链方面的服务以及咨询顾问,尤其是对与排放权交易相关的创新类产品提供咨询服务十分重要。“未来,银行如何提高对整个绿色经济产业链的支持和服务力度,根据上下游产业链需求,提供综合化金融产品,值得期待。”曾刚表示。

地方政府因地制宜避免“竞赛”

如何避免“地区竞赛”?这是在建设绿色金改创新试验区之初就被提出的问题。“选取东中西部不同省(区)进行差异化试点是一个很好的方式。”曾刚表示,几个试点省(区)在经济结构、绿色发展的重点和潜力方面有很大差异,有利于各试点地区因地制宜。而“因地制宜”恰是避免地区竞赛的良药。

多位受访专家表示,对地方政府而言,一定要充分结合本地自身经济特征,围绕经济需要来建立绿色金融体系,因地制宜制定试点方案、开展试点工作,而不能简单地模仿或复制其他地方的做法,更不能纯粹以发展金融为核心。曾刚强调,绿色金融的核心是服务绿色发展和结构调整,金融要回归服务实体经济本源的思路不能丢。

“绿色金融的发展离不开地方政府,需要政府的补贴或减税支持,需要警惕的是,不要让绿债成为政府承担隐性担保的地方债。”鲁政委认为,绿色债券可以成为政府购买的一部分,绿色金融也可以通过PPP的模式发展,但要注意不能违规增加政府债务负担。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实现绿色金融健康发展的重点在于激发市场活力。

鲁政委认为,政府的精力应该更多地集中到明晰产权,以使绿色金融市场自发地健康运转,“我的建议,一是为绿色融资设置更低的风险权重;二是使绿色债权具有优先受偿权,即在企业破产倒闭后的清算程序上,优先于其他普通债权人;三是加强环境信息的披露,目前有其他经济体采取了“不披露就解释”的原则,我们正在研究中。”

研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