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是: 研究成果 > 专题研究

李学武:探索绿色金融支持现代农业与清洁能源产业发展

2018-06-26  来源:清华金融评论  

....

文/中国人民银行乌鲁木齐中心支行副行长李学武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将绿色发展作为国家战略纳入“十三五”发展规划中,作为绿色发展支撑体系重要组成部分的绿色金融,也随之启动了相关的制度设计工作,并以绿色债券为突破口开展探索性实践。为了更加系统地推动绿色金融发展,通过先行先试为中国绿色金融发展探索出可复制的成功模式和实践经验,2017年6月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在新疆、广东、浙江、贵州、江西五省区的部分地市开展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建设。从新疆入选的三个地州市特点来看,哈密市是中国八个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之一,同时也是大型光伏并网发电基地;克拉玛依市不断推动绿色生态园区发展;昌吉州是新疆的农业主产区之一,同时其光伏配件产业也已形成了一定的规模优势,因此在现代农业和清洁能源方面已经具备较为明显的优势,有望作为三地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建设的主要驱动力。

探索绿色金融支持现代农业和清洁能源的背景与意义

广义的清洁能源既包括可再生清洁能源(风电、光伏发电等),也包括传统化石能源的清洁化利用。本文中的清洁能源主要指风电、光伏并网发电等可再生清洁能源。现代农业概念是针对传统农业而言的,主要指以规模化生产为基础,实行企业化管理,广泛使用生态、有机和绿色农业生产技术,商业化程度较高的农业产业体系。发展绿色金融对支持现代农业和清洁能源有重要意义。

一是新疆作为农业大省,具有农业产业基础好、资源禀赋优势明显的特点,对绿色有机农业的发展存在强烈需求。新疆农业污染不严重,农作物特色明显,农业主产区的地理区位特点适宜规模化种养殖,丰富的日照和积温为农作物的生长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有利条件,孕育出品质优异的棉花、红枣、葡萄干等特色农产品。同时,新疆具备发展绿色农业的资源条件,如新疆的腐殖酸资源丰富,富含腐殖酸的风化煤、褐煤资源储量达1000亿吨以上,在哈密市、昌吉州、塔城市三地的分布较为集中,其中的腐殖酸含量达50%左右,灰分一般不超过10%,是不可多得的宝贵资源,以腐殖酸产业带动新疆农业的绿色化是一条现实路径。在当前社会对绿色有机农产品需求日益增加,环境保护压力不断加大的情况下,新疆对发展绿色农业存在迫切需求,亟须金融提供引导支持。

二是新疆风力和光热资源优势十分明显,通过绿色金融支持这些可再生资源的利用,通过清洁能源产业发展提升工业绿色化水平的需求十分强烈。新疆风力和光热资源丰富,品质高,开发成本相对较低。全年太阳能总辐射量每平方米5000~6490兆焦耳,仅次于青藏高原。新疆在我国能源布局中具有比较重要的战略地位,既是大型风电和光伏并网发电基地,又是煤炭储备基地。2017年上半年,全国风力发电量1490亿千瓦时,新疆风力发电量186亿千瓦时,占到全国的12.48%。截至2016年,全国并网光伏电站装机容量67100兆瓦,新疆装机容量10220兆瓦,占到全国的15.23%。截至2017年6月末,哈密市电网清洁能源装机容量已经突破1200万千瓦,占总装机容量的64.8%,其上网电量的绿色化水平已经远超出全国平均。清洁能源外输条件好,清洁能源外输已经取得一定成效。风电装备和光伏器件产业基础好,金风科技、特变电等企业引领产业发展。

三是发展绿色现代农业和清洁能源产业是推进新疆经济绿色化改造和推动新疆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点出实效的现实需要。发展绿色现代农业是新疆农业“上台阶”的必由之路,只有发展集约化、规模化,充分发挥腐殖酸资源优势,提升生产的技术含量,最大限度地降低对环境的负面影响,实现与环境的友好互动,才能推动新疆农业从分散、低端发展模式转向绿色发展的高端模式,也只有大力发展绿色现代农业,绿色金融才能介入并提供更好的支持。清洁能源逐步实现对传统化石能源的替代是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国家对新疆能源产业的战略定位决定了新疆必须大力发展清洁能源产业,绿色金融应该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新疆要抓住两者过渡的“时间窗口”,以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建设为契机,以清洁能源产业为抓手,为新疆能源生产和消费结构做出贡献,带动新疆经济的整体绿色化改造。

绿色金融支持现代农业和清洁能源发展的切入点

一是发展绿色金融,大力支持“腐殖酸+”产业,推动新疆腐殖酸产业升级,为农业发展提供“绿色动力”,逐步推动新疆农业摆脱对传统化工产业的依赖,从根本上提升农业发展水平。中国已经提出到2020年化肥使用量零增长的目标,发展腐殖酸肥料,替代现有对环境污染较大的化肥,是一条现实可行之路。通过推广腐殖酸产品的应用将有效改良土壤,减少化肥使用,降低氨挥发损失,防治环境污染,也有助于新疆特色农产品增产稳产,提高品质。还要大力发展腐殖酸农药、地膜、土壤调节剂、抗旱剂、饲料添加剂等配套产业发展,为现有农业的整板块绿色化创造条件。

二是发展绿色金融,大力支持农业绿色供应链发展,以市场机制促进绿色农业发展。金融机构应对绿色现代农业的生产、流通、消费等环节提供全方位金融服务支持:支持通过土地流转实现农业的绿色集约化生产,发展新型绿色农民专业合作社、绿色家庭农场等生产经营主体,并鼓励以市场化机制实现生产环节的全透明管理;支持绿色农业生产经营主体开展绿色农产品认证,为优质绿色农产品贴标,并大力发展绿色农产品电商平台,为B2B和终端消费提供高效率服务;并加大对“龙头企业+专业合作社+特色基地+农户”生产经营模式的支持力度,带动农业生产链条上各个环节的绿色化。同时,基于新疆水资源缺乏的现实考虑,金融机构须支持规模化农业生产主体建设农牧业节水灌溉工程,开展苦咸水、微咸水、再生水和矿井水非常规水源利用设施建设运营,推动农业领域的资源节约与循环利用;还要支持各地试点探索水权交易,通过市场机制将用水权转换为具有市场价值的流动性资源,将水资源过度利用对环境影响的外部成本内化到用水主体的经营成本中来,倒逼其提高水资源利用效率。

三是发展绿色金融,大力支持以清洁能源替代传统化石能源的惠民工程,优化能源消费结构。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可设立“禁煤区”,大力推广电采暖等清洁供暖模式,推进公共交通绿色化,在公共交通领域推广新能源汽车。金融须大力支持汽车充电桩等基础设施建设和新能源汽车的使用、支持清洁能源并网型微电网建设,以分布式光伏发展带动清洁能源的普及。比如借鉴美国Solar City公司的经营模式,金融支持部分区域试点发展自建分布式光伏电源、分布式光伏电源租赁、分布式光伏电源向家庭住户售电等模式,最终通过支持各类惠民工程和因地制宜发展分布式清洁能源,实现区域能源消费结构的优化。

四是发展绿色金融,推动缓解风光电等清洁能源消纳难题,做大做强清洁能源产业。新疆清洁能源弃风、弃光率高,2016年前三个季度新疆弃风率达到41%,远高出全国19%的弃风率水平。2015年全年新疆弃光率达到26%,弃光电量18亿千瓦时。2017年上半年,全国弃风电量为235亿千瓦时,新疆为72亿千瓦时,新疆弃风电量占比达到30.63%,清洁能源浪费严重。2017 年初国家启动电力产能限产措施,明确要求新疆解决清洁能源消纳问题。目前,清洁能源消纳不足已经成为制约新疆清洁能源产业进一步发展的主要问题。综合清洁能源消纳难题的各种解决方案来看,主要是通过加大调峰电源和相关的调峰政策体系建设力度、加大清洁能源推广应用力度、加大电力外输通道建设力度、鼓励支持清洁能源周边产业发展等措施来逐步缓解清洁能源消纳难题。对应地,绿色金融要以上述领域的关键项目为切入点,由点到面逐步带动清洁能源的消纳,从而使得新疆目前处于停滞状态的清洁能源产能建设能继续推进。

绿色金融支持现代农业和清洁能源的对策建议

一是制订科学的绿色发展规划和绿色金融实施方案,示范引领,逐步推开。以新疆绿色金融试验区建设为契机,以绿色发展理念为指导,将原来分布于各部门的节能、资源节约、环境保护和绿色发展等内容,统筹考虑,纳入绿色发展规划中,并通过绿色金融方案的实施有效落实规划。具体做法上,可率先实施若干在较短期限内能见明显成效,具有较好示范带动作用的绿色项目。在良好的示范效应下,推动整区域绿色现代农业发展和清洁能源的普及。更进一步,可由此带动新疆经济的整区域绿色化改造。

二是以绿色金融支持绿色农业相关服务产业发展和市场机制建设。鼓励支持农业服务业以大数据、“互联网+”、现代物流技术为支撑,消除现代农业发展的“最后一公里”障碍问题。具体可重点支持绿色农业服务电商、绿色农产品生鲜电商、认证机构、绿色农产品交易服务平台、绿色农产品专业物流服务企业发展,形成绿色现代农业及其金融服务的综合体系。支持经济相对发达的地市试点包括水权交易在内的各类交易机制建设,将用水权、用能权、排污权等权益转换为可用于融资担保的流动性资产,为绿色金融创新提供基础条件。

三是探索把基于“腐殖酸+”的绿色农业发展战略纳入试验区建设方案中,形成若干腐殖酸产品应用示范园区,并逐步推广。金融支持方面,一是要支持现有腐殖酸生产企业开展技术改造和进行产品升级,满足农田施肥、抗旱、土壤改良等基本需要;二是支持腐殖酸生产企业探索发展高技术含量的产品,为绿色农业发展提供更强的支持力度;三是对以腐殖酸产品作为主要生产资料的农业生产项目,优先给予支持,并提供一定的成本优惠;四是探索设立腐殖酸产业发展基金,对产业进行引导,降低腐殖酸项目的融资难度,通过优势资金在较短的时间内带动传统腐殖酸产业向“腐殖酸+”升级。

四是加大绿色金融支持清洁能源外输和本地化消纳力度,促进新疆清洁能源产业的良性发展。国家层面,要持续支持特高压电力外输通道建设和大型清洁调峰电源建设,加快新疆哈密抽水蓄能工程进度,同时尽快研究出台较为完善的调峰制度,为新疆清洁能源并网提供有力的调峰支持。清洁能源本地化消纳方面,金融支持要持续推进电动汽车、电采暖等清洁能源本地化利用项目,并提供必要的财政激励措施,在满足绿色化要求的前提下发展新型高载能工业。分布式清洁能源方面,可借助光伏扶贫和清洁能源并网型微电网建设相关政策,在资源条件较好、居民相对集中的区域建设一批分布式清洁能源利用项目,带动居民能源消费结构优化。融资渠道方面,鼓励社会资本参加充电桩等绿色基础设施建设,探索通过绿色产业基金、绿色项目PPP、绿色债权和股权投资结合、发债融资和银行信贷结合、绿色基础设施特许经营权融资等途径对绿色项目建设提供有效的金融扶持。

研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