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是: 研究成果 > 政策研究

经济学家创造的外部性概念也有外部性

2017-05-09  来源:上海证券报  

....

黄 涛

通过市场解决外部性是古往今来常见的方法,虽然市场形式变化多样,有时也没有明确的市价。尽管如此,人们早已形成外部性会导致市场失灵和无效率,从而需要政府干预的经济思维。足见经济学家创造的外部性概念,本身亦具有外部性。

外部性概念的提出和发展,是经济学思想史上的热闹话题。经济学家为阐释这一概念所列举的事例,对错不论,一样精彩有趣。

譬如英国经济学家阿瑟.庇古(Arthur Cecil Pigou,1877-1959)曾举出一个例子:工厂在生产的同时也在排污,而后者会影响附近的居民。但工厂生产决策只考虑自身的成本,不考虑污染给居民生活带来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企业私人成本小于生产的社会成本,产出则会超出社会合意的水平,产生无效率的结果。

同样是英国经济学家,后来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詹姆斯.米德(James Edward Meade,1907-1995),则举出了另一个类似的蜜蜂采蜜与授粉的例子。养蜂者的蜜蜂飞到隔壁的苹果园里采蜜,养蜂者获得更多蜂蜜,但没有向果农付费;反过来,蜜蜂在采蜜的同时也协助了果树授粉,增加了果农的产量,但果农也没有向养蜂者付费。

从社会的角度来看,两者都是缺乏效率的:如果双方都付费,那么客观上将会鼓励果农种植更多果树,养蜂者饲养更多蜜蜂,分别产出更多的苹果和蜂蜜。而在不收费的情况下,养蜂者没有获得蜜蜂提供的授粉服务的收益,果农也没有获得提供蜜源的收益,双方的私人收益均低于社会收益,蜂蜜和苹果的产量因而低于社会合意的水平。

换言之,传统之见认为,外部性的存在,会引起私人成本/收益与社会成本/收益的分离,此时个体的决策从社会的角度来看往往是不合意的,是无效率的。既然市场“失灵”,那就理应发挥政府的作用,以征税或提供补贴的办法,来矫正私人成本/收益与社会成本/收益的分离。

如在上述第一个例子中,政府可向排污的企业征税,使企业生产的私人总成本与社会成本相等,从而降低产出至少在社会看来是合意的水平(通过征税矫正外部性的办法最早由庇古提出,因而也被称为“庇古税”);在第二个例子中,政府则需补贴养蜂者和果农,鼓励他们增加产出,以实现对社会而言最优的蜜蜂和苹果产量。

但是,外部性的存在是不是一定需要政府的干预呢?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纳德.科斯(Ronald Harry Coase,1910-2013)给出了否定的答案。科斯举出的例子是,有两块相邻的土地,分属不同的所有者,一块用于种麦,一块用于养牛。问题是,牛群会跑到麦地吃麦子,这样养牛的成本实际上有一部分被种植麦子的农户承担,出现了养牛户的私人成本小于社会成本的问题。

按照传统之见,养牛有外部性,政府非管不可。但科斯提出,如果权利有明确的界定,通过养牛户与种植麦子的农户之间自愿协商,能够达到有效率的结果。假如农户有权不让牛群吃麦,那么养牛户可以补偿农户,直到牛因吃麦而增重的边际所值等于边际上麦子损失的价值为止。相反,若牛群有权吃麦,那么农户可以补偿养牛户,让养牛户约束牛群吃麦的数量,最后的结果也是牛因吃麦而增重的边际所值等于边际上麦子损失的价值。

也即是说,不管是赋予农户不准牛群吃麦的权利,还是赋予养牛户牛群吃麦的权利,结果都是一样的,土地得到最有效率的使用,牛和麦子的产量也达到了社会最优水平。在这个过程中,市场并没有失灵,所以也不需要政府的干预。当然,产权的界定可能需要政府的协助,但产权界定是任何交易的先决条件,并非出于纠正外部性的目的,不属于这里讨论的干预范畴。

进一步,考虑一下如下的例子:有美人着,风姿绰约,貌比西施,韵赛貂蝉,行走于大街,行人皆为之侧目,属于明显的正外部性。但我们从来没有见过政府补贴美女,也未见有任何人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美女一眼而付费的。但这会影响美女的供应、减少美女花时间花心思和花金钱打扮自己吗?或者说,会有美女因为没有享受到政府的补贴,没有向路人收费而情愿让自己变得灰头土脸吗?

答案不言自明。那么,为什么这种明显的外部性的存在,并没有导致无效率的结果呢?原因是市场已经为“美丽”这种商品恰当地定价了。观察所及,不难看出,无论是择偶还是择业,美丽的优势都是显而易见的。而市场经济的发展,使美丽的溢价进一步凸显。一点也不奇怪,近几年兴起的网络直播行业,女主播几乎无一例外皆属美人之列,足见美丽有价也。

由美女推开去,钻石光彩夺目,看见的人多少都享受到一点快乐,也是外部性了。这光彩夺目,对钻石的价格提升有助。人们虽然没有为欣赏钻石而付费,但实际上在购买钻石时仍然是付费了。因此,严格来说,并不存在私人收益和社会收益的分离。可见,即使存在传统上所谓的外部性,市场运作,也往往能确保有效率的结果,而不一定需要政府的干预。

再进一步,在竞争的社会中,人类的一切行为、活动,皆有外部性。倘有外部性市场就会失灵,就非要政府干预,那么市场没有不失灵的时候,而政府的干预也会无所不在。但情况显然并非如此。事实上,通过市场来解决外部性是古往今来常见的方法,虽然市场的形式变化多样,有时也没有明确的市价。

尽管如此,受传统之见影响,人们早已形成外部性会导致市场失灵和无效率,从而需要政府干预的经济思维。足见经济学家创造的外部性概念,本身亦具有外部性,这也再一次例证了外部性之无所不在。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兼职研究员)

研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