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是: 研究成果 > 政策研究

马骏:降低绿色资产风险权重

2018-10-24  来源:《中国金融》2018年第20期  

通过降低银行持有的绿色资产(包括绿色信贷和绿色债券)风险权重的方法,实现对绿色项目融资成本的大规模普降,让绿色金融取得新的实质性突破。....

作者|马骏「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主任、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发展绿色金融已经成为我国的国家战略,是生态文明建设、推动经济向绿色转型、有效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举措。从当前看,进一步激励和发展绿色投融资也是稳增长、防止投资增速过快下滑和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客观要求。2016年由七部委在《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中提出的几项激励绿色投资的措施,包括央行的绿色再贷款、绿色MPA考核,以及一些地方政府对绿色项目担保、贴息等措施都开始逐步落地。但是,总体来看,已有的激励机制的力度和实施面还不大,到目前为止受惠的绿色企业占比还较小。

笔者建议,通过降低银行持有的绿色资产(包括绿色信贷和绿色债券)风险权重的方法,实现对绿色项目融资成本的大规模普降,让绿色金融取得新的实质性突破。根据我们的初步估算,如果将绿色信贷的风险权重从100%降低为50%,就可以将我国所有绿色信贷支持项目的融资成本平均降低50个基点(即0.5个百分点)。因为银行贷款目前是绿色项目的主要资金来源,因此,这项措施估计可将全国绿色项目的融资成本平均降低0.4~0.5个百分点,对我国绿色金融和经济绿色转型的促进作用可能远大于已经出台的其他绿色金融激励措施的总和效果。

关于降低绿色资产的风险权重和提高棕色(污染性)资产风险权重的议题,国际上已有不少讨论。欧洲银行业协会已经向欧盟提出了类似建议,欧盟今年3月份发布的《可持续金融行动计划》也提出要研究这类措施(称为“green supporting factor”)。由中国、法国等18个国家的央行和银行监管机构发起的“央行绿色金融网络”(Central Banks and Supervisors Network on Greening the Financial System,NGFS)设立了监管工作组,由笔者担任该工作组的主席。该工作组已经在十几个国家之间发起了对绿色资产风险权重议题的讨论。初步讨论的情况显示,中国、部分欧洲和部分亚洲国家都显示了积极的态度。

国际讨论的一个初步结论是,如果能证明绿色资产的违约率低于非绿色资产,就有理由考虑降低绿色资产的风险权重和提高棕色(污染性)资产的风险权重,因为该举措与金融监管应该提升银行体系的稳健性、维护金融稳定的目标高度契合。但是,绝大多数国家还没有对绿色信贷的明确定义和统计,因此无法对绿色与非绿色资产的违约率进行统计分析。中国是全球第一个自2013年起就建立了绿色信贷统计标准和统计制度的国家,有条件对绿色和非绿色资产的违约情况进行分析。

中国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末,绿色信贷的不良率为0.37%,大大低于总体银行信贷不良率1.74%。此前四年的数据也显示了类似的结果。即使分银行和行业进行统计,几家大中型银行的提供数据也得出了相同的结论,即绿色信贷不良率明显低于非绿色信贷的不良率。比如,一家大型国有商业银行的数据显示,2017年末,绿色信贷不良率比全行不良率低1.3个百分点。另一家大型股份制银行也提供了详尽的绿色信贷与总体信贷不良率的数据。结果显示,2018年6月底,该行对公绿色信贷不良率0.35%,较总体不良率低1.74%。在按照国标行业一级分类的20个行业中,绿色信贷覆盖14个行业,其中13个行业的绿色信贷不良率均低于各行业总体不良率。仅在一个行业中绿色不良率略高于行业不良率,原因在于该行业不良贷款绝对金额较小,涉及企业数量很少,不具有代表性。

在学术界,也已经有一些关于绿色资产风险低于非绿资产的研究。笔者和美国伊利诺斯理工大学王海之教授等学者共同开展了一项实证研究,该研究使用了Thomson Reuters DealScan 提供的5612项全球贷款数据和MSCI 提供的ESG数据。该研究显示,银行愿意为有较好环境表现的借款企业提供较低利率的贷款,表明银行认为这些“绿色”贷款的信用风险相对较低。英国的银行业数据也显示,绿色按揭贷款的违约率低于普通按揭贷款的违约率。另外,多项研究表明,绿色股票基金的长期财务表现要优于普通股票指数。支持这些结果的理论依据是,投资绿色化可以帮助银行和机构投资者避免污染性、高碳投资所带来的许多环境相关风险,尤其是转型风险。比如,高污染、高碳(高能耗)和高水耗行业的企业和项目未来将面临税费增加、碳价上升、水价上升、用能权限制、被关停、被起诉等一系列风险,而这些风险因素会增加成本、提高其违约率。因此,对银行来说,提高绿色贷款比重,降低棕色贷款比重将有利于降低未来的总体不良率。

笔者认为,通过降低绿色资产的风险权重可以明显降低绿色信贷的融资成本,实质性激励银行加大绿色信贷的投放力度,推动实体经济加快向绿色和低碳转型。由于我国是唯一建立了绿色信贷统计体系的大国,也有完整的绿色债券的统计,因此与其他国家相比,我国最有条件、也应该率先降低绿色资产风险权重。由于绿色信贷不良率较低,降低绿色资产风险权重既符合金融监管的宏观审慎原则,有助于增强银行业的稳健性,也符合调整产业结构、强化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推动经济绿色发展的要求。

研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