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是: 绿金动态

人行研究局绿色金融动态: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建设座谈会观点摘要

2018-10-20   

....

绿色金融动态

2018年第6期(总第6期) 2018年6月28日


摘要:2018年6月12-13日,人民银行研究局在浙江湖州召开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建设座谈会。人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陈雨露出席会议并讲话(绿色金融动态第5期全文编发)。中央财经委办公室、国务院办公厅、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生态环境部、住建部、农业农村部、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政府部门,金融机构及中介机构,五省(区)试验区政府及企业代表100余人参会。会上,各试验省(区)政府有关负责同志报告和交流了试验区建设一周年工作进展,金融机构及中介机构代表报告了支持试验区建设的相关工作情况,试验区市(州)政府、相关金融机构和企业分别进行了绿色项目库建设倡议签署、环境信息披露倡议签署及绿色资产证券化项目签约。发言代表主要观点汇总摘要如下。 


一、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进展明显,试验区建设开局良好


一)各试验区初步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做法。浙江省人民政府金融办副主任徐素荣表示,浙江省在加快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过程中形成了一些特色做法。


一是在绿色金融标准体系方面加大探索力度。如湖州市研究建立区域绿色企业和项目认定评价系统。


二是实施绿色金融清单制管理。通过制定绿色项目清单、安排金融机构与列入清单的绿色项目有效对接,提高金融机构服务绿色金融发展的精准性。


三是建立绿色金融支持和激励机制,从财政支持、监管部门激励和金融机构内部激励三方面着手推进。


江西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王亚联表示,江西坚持问题导向,着力破解“三大难题”:一是制定标准,破解边界不清的难题;二是建立项目库,破解载体不足的难题;三是外引内建,破解人才短缺的难题。


广东省人民政府金融办主任肖学表示,广东按照“枢纽在花都、节点在各处、广州一张网、扩展到全省、服务大周边”的总体格局推进试验区建设。落实支持绿色金融改革创新的配套措施,从2017年起连续五年每年安排不低于10亿元的专项资金支持绿色发展。立足粤港澳,联通“一带一路”,推动绿色金融改革试验区更好地发挥引领示范带动作用。贵州省政府金融办主任李瑶表示,贵州通过建立绿色金融标准认证体系、多层次绿色金融组织机构体系、多元化绿色金融产品和服务体系、多层次绿色金融支撑体系、完备的绿色金融风险防范化解体系“五大体系”,务实推进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建设。


新疆省人民政府金融办副主任张跃奇表示,新疆出台《关于认真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 加快推进新疆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建设的通知》,要求绿色融资“只增不减”,非绿融资“只减不增”。成立绿色金融同业自律机制,对绿色金融产品和服务进行自律管理,推动金融机构在试验区落实绿色业务“只升不降”,非绿业务“只降不升”的同业规范。


(二)金融机构和第三方服务机构积极参与和支持试验区绿色金融改革创新。国家开发银行党委委员马欣表示,国开行将绿色发展作为核心价值观进行了一系列的创新性制度安排和积极建设,如制定关于绿色金融发展的指导意见,建立业务协同机制和产品开发机制,建立绿色发展的标准等。建设银行副行长黄毅表示,建行把绿色信贷作为战略性专项信贷工作来安排,重点保证五省区绿色金融金改试验区重点绿色贷款项目,并将绿色信贷纳入总行高管考核指标,设立了绿色信贷业务发展以及社会风险的管理指标。银河证券投资银行二部总经理王富利表示,公司与五个试验区政府密切合作,在绿色债券、绿色股票、绿色产业基金、碳交易排放、绿色资产证券化、绿色系列指数等方面不断拓展新业务。人保财险总核保师王玉玲表示,人保财险深度参与各地试验区建设,在多地成立了保险创新实验室,扎实推进绿色保险产品在当地的落地和服务。例如,环境污染责任保险、森林保险、生猪保险等产品受到各界的肯定和好评。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公司副总裁沈双波表示,第三方机构在国家和地方绿色发展主导方向的基础上,积极参与试验区绿色项目和绿色企业标准的制定工作,对我国绿色金融的发展起到了积极促进作用。


(三)双边和多边国际合作取得积极进展。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主任马骏介绍了我国绿色金融国际合作方面的主要进展:一是设立G20绿色金融研究小组,完成《G20绿色金融综合报告》,相关政策建议写入《G20杭州峰会公报》和《G20汉堡行动计划》;二是发起成立央行绿色金融网络,致力于研讨监管机构如何推动绿色金融、从宏观层面应对气侯变化对金融体系稳定性的影响等议题;三是推动双边绿色金融合作,例如与英国建立中英绿色金融工作组,今年主要推动建立金融机构环境信息披露安排、“一带一路”绿色投资的资源整合等工作。


二、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过程中依然存在显著困难和问题


(一)绿色金融标准尚不统一影响业务拓展。江西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王亚联表示,当前绿色信贷、绿色债券标准不尽统一,绿色保险标准不够明确,绿色金融业务操作指引不太详尽,金融机构对绿色金融认识存在差异,影响业务拓展。兴业银行绿色金融部总经理罗施毅表示,人民银行研究局已牵头成立绿色金融标准工作组,但各地也在同步建设相关标准,且部分地方标准存在超过国家标准范畴的现象,建议各试点地区要统一以人民银行绿色金融标准为对标。工商银行信贷与投资管理部副总经理张虹建议人民银行牵头协商相关部门,尽快统一绿色金融相关标准。


(二)试验区特别是欠发达地区配套支持政策尚不完备,影响工作推进。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金融工作办公室副主任张跃奇认为,新疆财政资金相对困难,且维稳工作较重,产业结构不合理,绿色经济发展相对落后,是新疆推进绿色金改较独特的困难。江西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王亚联表示,江西财力偏弱,对绿色金融的担保增信、财政奖补、风险补偿等支持力度有限。中国人保总核保师兼责任保险事业部总经理王玉玲建议,前期财政部门应配套绿色保险补贴,鼓励和引导企业投保绿色保险。同时,建议政府部门进一步分解绿色金融发展目标,用制度保障执行力。


(三)绿色金融可持续发展能力有待提高,部分绿色项目对市场的吸引力不足。银河证券投资银行二部总经理王富利表示,部分试验区发展理念滞后,转变发展方式的紧迫性不强,且对于自身绿色资源的开发利用习惯于原有模式,发展绿色金融的动力相对不足。例如,目前五省(区)试验区企业发行的绿色债券占当地信用债发行规模的比例仅为0.95%,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此外,对确有发行绿色债券需求但自身盈利能力不足的企业缺乏突破性的支持政策,导致非金融企业绿色债券发行规模偏小。


(四)绿色金融第三方服务机构在试验区普及度不高。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公司副总裁沈双波表示,试验区目前尚未形成完善的激励机制,第三方机构建立的绿色项目和绿色企业评估方法尚未在试验区全面推行。同时,在试验区未来建设过程中,如何更好地体现第三方机构的专业价值也亟待解决。


三、专家建言深入推进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建设


(一)坚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发展的本质要求,坚持多方效益的有机统一。银保监会政策研究局处长李晓文表示,绿色金融服务传统产业的升级和新兴产业的发展必须落地,这是绿色金融发展的基石。浙江省金融工作办公室副巡视员徐素荣认为,发展绿色金融要坚持环境效益、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统一。必须凝聚各方合力,牢牢守住风险底线,要防止出现绿色项目杠杆率过高、资本空转等问题。贵州省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主任李瑶认为,加快绿色金融发展,不仅是简单的增加绿色投资规模,而是更加注重建立绿色、可持续发展的体制机制,创新中央和地方绿色金融支持政策体系,让绿色金融更好的服务绿色经济发展。


(二)总结推广试点经验,为全国绿色金融体系建设奠定良好基础。华夏银行绿色金融中心主任张勇淼表示,试验区建设的亮点和重点不够突出,建议各试验区有针对性地创造有特色的模式,形成可推广、可复制的经验。世界银行金融局高级金融专家邵长毅建议,试验区可探索绿色标准界定、绿色金融工具使用、碳金融、绿色投资基金等内容;并可研究在控制杠杆率的前提下,更好地发挥绿色金融对实体经济支持促进作用的方式方法。


(三)发挥政府和市场合力,完善各项配套机制,协同推动绿色金融发展。江西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王亚联表示,将进一步强化绿色金融发展配套保障。江西省将与腾讯集团、蚂蚁金服等机构合作,探索基于金融科技的绿色金融产品研发和创新体系。广东省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主任肖学表示,广东将在重点完善绿色金融组织的同时,综合运用风险补偿、奖励等政策形成良好的激励机制,支持金融机构扩大绿色金融业务规模。贵州省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主任李瑶表示,将加快推动贵安新区与第三方绿色评级机构的合作,推进绿色金融标准制定、量化和综合服务平台系统的开发工作。社科院金融所研究员安国俊表示,在地方政府财政资金有限的情况下,基金可以通过激励机制有效带动民间资本进入绿色交通、绿色建筑、新能源、绿色产业。试验区可着力吸引国际资本通过基金方式投资于绿色项目建设。联合赤道信用评级公司绿色金融事业部总经理刘景允建议,各试验区要创造条件,对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进行真金白银的投入。


(四)推动试验区证券、保险等各类绿色金融产品全面发展。中国人保总核保师兼责任保险事业部总经理王玉玲表示,随着《环境污染强制责任保险管理办法》出台的临近,人保财险将完成覆盖渐进性污染和生态环境损害风险的行业示范条款研发;与国际机构建立合作意向,进一步保障承保能力,提升承保技术和经营风险管控能力。银河证券投资银行二部总经理王富利表示,未来将通过投行、资管、投资等业务条线加大与试验区政府在股权、债权融资、绿色产业基金等方面的合作。借助区域股权交易中心,帮助当地中小企业解决发展绿色业务的融资问题。中国节能环保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潘爱民表示,要加快绿色金融的供需对接,不同金融产品具有不同的属性和特性,相互配合好才会起到良好效果。


(五)加快应用金融科技等创新手段推动绿色金融发展。中国金融学会绿金委主任马骏表示,绿色金融的运行成本普遍高于传统金融模式,因为绿色识别、定义、认证等环节需要花费较长的时间和成本。将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金融科技应用于绿色金融,可有效降低运行成本。贵州省贵安新区党工委副书记、开发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宗文表示,扎实推进金融科技可以有效提升企业效率。下一步,贵安新区将重点依托“大数据+绿色产业+绿色金融”实现突破,打通数据存储、筛选、脱敏、分析、应用各个环节,并充分结合好绿色金融和绿色产业,实现效率的叠加与整合,更好推动绿色金融试验区建设和发展。


(六)进一步加强区域合作与国际交流。广东省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主任肖学表示,未来将认真谋划在全省范围内选取符合发展绿色金融条件的2-3个地区,作为首批省级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深化与港澳地区的绿色金融合作,积极支持绿色企业、金融机构和相关组织加入全球契约、ESG投资原则和赤道原则,推动广州、深圳与全球金融中心城市加强在绿色金融发展方面的沟通合作。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金融工作办公室副主任张跃奇表示,新疆将以亚欧博览会为平台,展示新疆绿金试验成果,为丝绸之路各国树立绿色发展样板。